欢迎访问『CCTV1直播网』,本站易记域名『CCTV1.TVCCTV1节目表
当前位置:直播首页 >> CCTV1栏目 >> 焦点访谈 >> 正文

焦点访谈 20200704 禁渔令下禁渔难

焦点访谈时间:2020-07-04来源:央视网收藏本页报错


(温馨提示:播放器右下角可以调视频清晰度)

本期节目主要内容:从今年1月1日开始,长达十年的长江“禁渔令”开始实施。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扭转长江生态环境恶化趋势的关键之举。然而在长江的部分流域,一些人铤而走险,用各种手段非法捕鱼,包括用电捕鱼,也就是所谓的电打鱼;用网眼密集、连小鱼都无法脱身的地笼网捕鱼,甚至还有的人干脆用农药来捕鱼虾。这些违法行为严重威胁到了长江的渔业资源和禁渔成果。生态环境部调查人员近日接到举报,称长江最大支流汉江上存在大量违法捕鱼行为,记者与调查人员立刻赴汉江进行现场调查。

不久前在汉江某些江段拍摄到的画面中显示,一个男子不断用抄子从江里捞东西。一群海鸥盘旋在船的上方。

在这个江段,过去由于挖沙采石,形成了大量深坑,成为鱼类繁殖产卵的集中区域,也因此成了电鱼者聚集的地方。从今年1月1日十年禁渔开始后,当地政府要求渔船必须上岸,十年内不许下河捕鱼,然而最近记者发现,这里依然有很多渔船没有上岸,而是停靠在江边。 

6月25日凌晨4点,记者再次来到江边,白天在这里看到的停靠在江边的渔船都不见了。

据知情人透露,由于最近风声紧,这些渔船凌晨一、两点开始电鱼,一直到天快亮,五点钟之前收网。

在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江边的一个渡口。据介绍,这里通常是打鱼者交易的地方,由于听说近几天流传江面有无人机飞行,风声一下变得特别紧,交易也变得隐蔽起来。看到陌生的车,他们都站在一边观望,不敢轻举妄动。

第二天凌晨两点多,记者又接到线索,称在汉江的某个段落夜间又有大量电鱼船出没,记者决定立刻赶往现场。

为了不让水面上非法捕捞的船只发现,记者只是头车开了微弱的灯光,其它车辆关掉所有灯光秘密前行。在两位知情人的指引下,记者把车辆停在了距离江边很远的地方摸黑步行。

知情人和记者徒步走了一公里才到达江边,江面传来由远及近的马达轰鸣声。由于光线太弱,记者利用红外热成像仪在江面上寻找非法捕捞的船只。

渔船没开灯,只是不时有几束灯光在水面扫射。此时岸边突然有汽车经过,看到汽车灯光,船上发电机的声音马上停止了,江面上的星点灯光也立刻全都熄灭了。

很快,电鱼船的马达声又响了起来,电鱼船又开始工作了。

按照《刑法》、《渔业法》和《环境保护法》的相关规定,像这种非法电鱼如果被抓住轻则拘留、罚款,重则判刑。可即便有如此严格的法律规定,汉江上的非法捕鱼行为依然猖獗。知情人说,这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获利高。据介绍,现在的江鱼,一般情况下都能卖到几十块钱一斤,贵的可以卖到一百多块钱一斤。非法捕获的江鱼,大的名贵的直接运到外地。小的、最差的鱼也可以卖到十几块钱一斤。由于电鱼的成本很低,偷捕者一个晚上最少可以赚一千多块钱,多的可以赚三千多块钱。此外,在禁渔期仍然出现疯狂电鱼行为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主管部门的缺位。知情人说,他们一直向当地有关部门举报电鱼的情况,但一直都没有回应。他向记者展示了手机上向当地执法部门反映情况的信息。这一个礼拜就举报了近两百次,但从来没有得到回复。

虽然屡次举报失败,但知情人还是抱着希望将这两天夜里所看到的情况向当地渔政部门进行了举报。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老周也没接到任何当地渔政部门的反馈。6月26日下午4点,记者又接到举报说,有人大白天就在江里电鱼。由于江面太宽,记者只能用无人机进行查看。一只电鱼船发现了无人机,把工具都扔了,人躲了起来。

记者使用无人机继续在江面上搜索,又发现一艘更大功率的电鱼船,船上坐着两人,看到无人机飞过来,都低下头甚至把脸捂了起来。

知情人老周立刻向当地渔政部门举报,一直等到天黑,终于来了一位负责人。

负责人说:“我们这边基本上没有电鱼的,也有,但是少。”

那么这些非法的“渔获”最终会流向哪里呢?为了找到这些“渔获”的去向,记者决定前往汉江附近的一家早市水产摊位进行探访,在这里找到了这些非法“渔获”的蛛丝马迹。

记者发现,仅仅这一个市场上售卖非法“渔获”的摊位就有15家。这些摊主都是晚上电鱼,白天到集市上售卖。

市场上售卖的非法“渔获”都是小鱼,并没有像桂鱼这样的名贵鱼种出现,名贵鱼种据说都拉到外地去了。

除了电打鱼,在当地一些江段,还有使用国家法律法规明令禁止的用地笼网捕鱼的情况。

由于网眼密,很小的鱼苗一旦钻进去都无法脱身,因此这种网也被称为“绝户网”,这对鱼类资源的繁衍是种毁灭性的打击。

老周到水里面,一下子拉上来十几个地笼网,里面有很多小鱼苗。

最终这十几个地笼网在现场被一把火烧掉。就在这时,老周又收到一条知情人的举报。

调查期间,记者在这些地笼网中还发现了一种红色药丸,是专门用来毒虾的,这种药丸在当地的渔具店和农药店随处都可以买到。

在地笼网里放药捕鱼虾在当地是一种常见现象,而像氟氰菊酯、憋虾灵、龙虾一扫光之类的药物,实质上都属于农药范畴。这些药被大量抛洒到水体里,可造成浅水区的虾、蟹、河蚌、田螺等水生生物大面积晕厥,在一定剂量下会造成水生生物缺氧窒息,甚至死亡。由于农药都有残留性,会对水生态环境造成污染。而如果长期食用这类水生生物,对人体也会有一定的危害。当地卖鱼的人正是因为知道这种危害,在售卖江鱼时总是会强调,自己的鱼是电打的,而不是网捕的。

记者还发现,在长江上游赤水河段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内有使用地笼网非法捕鱼的行为。      

禁渔令下难禁渔,这种情况不只在汉江流域,在长江流域其它地方,也不同程度存在。禁渔令下禁渔难,也是现实情况,那么大的水域,要管起来确实不容易,但监管部门认真去管总比不管强。把禁渔令落到实处,既需要渔民们管住船守规矩,在政府帮助下谋好新的营生。也需要相关部门睁大眼不放水,更需要市场销售环节把住门不放水,需要好这一口的食客们,从长江生态永续发展的高度,稍稍委屈一下自己的嘴。鱼肯定是要吃的,但不是江上的野生鱼,吃起来更有特殊的意味。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20 CCTV1在线直播 www.cctv1zhibo.com CCTV1直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留言建议 免责声明 CCTV1回看